<var id="7bjrt"><strike id="7bjrt"></strike></var>
<var id="7bjrt"></var>
<var id="7bjrt"></var>
<var id="7bjrt"></var>
<var id="7bjrt"></var>
<var id="7bjrt"></var>

智庫中國 > 

伍戈:日本“失去的十年”的經驗教訓,值得中國關注和警惕

來源:中國網 | 作者:伍戈 | 時間:2022-09-20 | 責編:申罡

9月18日,由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和中誠信國際信用評級有限責任公司聯合主辦的中國宏觀經濟論壇(CMF)宏觀經濟月度數據分析會(2022年9月)線上舉行。本次分析會聚焦“轉折適應期中的中國宏觀經濟”主題,長江證券首席經濟學家伍戈受邀參加研討,今年7月,李克強總理主持召開專家和企業家座談會,分析經濟形勢,就做好下一步經濟工作聽取意見建議。伍戈在那場會上也作了發言。以下整理了他參加本次分析會的主要觀點。

對於經濟數據,每個人的理解並不一樣,很多經濟數據同比參考意義顯著下降,而環比數據會受到季節性因素影響。不過,用真金白銀投票的資本市場或許能反映大家對經濟數據的判斷。如果數據確實好,資本市場會給予積極反饋,但近期資本市場並不積極,反饋力度根本不夠。由於去年下半年開始,中國經濟呈下行態勢。因此,即使今年下半年中國經濟原地踏步,同比增速也理應非常亮眼,但在基數極低的情況下,經濟增速並未出現顯著抬升,且回升力度羸弱。即便數據上有所抬升,但也與老百姓、企業家感受到的經濟溫度差別巨大

數據同比、環比以及去除季節性因素全都要看,全面看才能清晰每一個指標的意義,每一個指標還要進行細化處理,否則數據即便不造假,也有可能“騙人”,“騙人”並不是説數據失真,而是説觀察者是否以科學的方式看待數據。

疫情以來經濟運作發生超預期變化,因此,有些數據要注重它的結構性變化。例如,統計數據的樣本,同樣統計工業企業的利潤,能夠統計到的只有規模以上企業(代指年主營業務收入人民幣2000萬元及以上的全部工業企業,編者注),這樣數據本身就自帶較大的樣本性偏差,這是觀察數據時特別值得深入思考的。再例如,失業率本有季節性規律,在大學生就業期失業率會抬升,調查失業率時是否有樣本偏差?比如,疫情期間,一些中青年或者農民工離開城鎮返鄉,這部分人的就業情況沒有納入調查失業率的統計中,那麼失業率的數據如何看待?如何去偽存真?值得進一步細化探索。

決策層是盡最大努力想把經濟拉動起來。短期能看到一些經濟指標上升,但動能是否可持續、內生性動能是否進行了較好的修復更為關鍵。如果內生性動能遲遲無法修復,意味著專項債等需要持續發力,這種持續發力是否具備意願和能力呢?內生性動能包含居民消費、服務業、房地産等,房地産是非常強的內生性動能。辨別經濟數據是否可持續,或者脈衝性數據是否合理,取決於對內生性動能的的準確判斷。目前,總體上是基建類數據偏強,內生性動能數據偏弱。

正如2021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的那樣,我國經濟發展面臨需求收縮、供給衝擊、預期轉弱三重壓力。預期轉弱在過去大半年的時間內沒有出現明顯轉變。除了房地産和消費領域,地方政府部門的預期也在轉弱。雖然最近中央督導地方政府發力,但通過各種數據折射出,地方政府目前主動發力不強,一方面是能力問題,但更重要的是意願。從很多數據看,比如財政存款,在經濟明顯下行中,財政存款應該迅速下降。但現在的財政存款雖然有所下降,卻還處在相對歷史高位,增速也處在歷史高位。

貸款利率已經下調了將近13個月,但是信貸增速特別是中長期信貸增速持續下降。利率下降並未促進貸款增加,這在過去實踐中十分罕見,在教科書中,也許一定程度上可以把它定義為“流動性陷阱”,大家關注的不僅僅是簡單資金成本的問題,大家的預期還受到很多經濟因素以外的影響,以至於利率下調也無法刺激投資和消費。以前資金量、專項債發了以後,在較短時間內就會形成明顯的實物工作量。現在實物工作量也微升,但和已經下達的資金相比,實物工作量上升幅度有限、速度緩慢。從這個意義來講,至少到明年上半年,壓力還是非常大。

疫情的不確定性導致微觀主體很多行為産生異化。

對房地産而言,人口老齡化和城鎮化是長期性影響因素。不能用長期性指標解釋短期的急劇變化,人口老齡化、城鎮化率無法解釋過去半年、過去一年中房産銷售腰斬的降幅。現在房産銷售腰斬並非常態,銷售出現急劇下降,要歸結為短期因素、疫情因素、政策因素。如果房地産增速長期都是-10%或-20%,很有可能會導致資産負債表衰退以及對流動性陷阱。避免這種情況,不能讓短期因素長期掣肘經濟增長,這些問題需要儘早解決,越早越好。總體而言,房地産供給端處於危險狀態。經測算,房地産商未來半年的現金流是負的,這種情況如果持續下去或將導致房地産公司進一步暴雷,需求端的購房者看到有違約風險的房企也會拒絕購房。疫情前,影響老百姓房地産需求最重要的因素就是利率,但自疫情後特別是最近一兩年時間,利率對商品房銷售的影響明顯減弱,而老百姓對房地産風險的擔心,以及老百姓疫情三年來持續受損的收入,開始顯著影響商品房銷售狀況,這一輪房地産的調整比想像中的要困難得多。

日本“失去的十年”的經驗教訓,值得中國在很多方面關注和警惕。

責編:蔣新宇

發表評論

網站無障礙
日本黑人asian强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