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地時間21日,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宣佈加息75個基點,將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上調到3.00%至3.25%之間,符合市場預期。這是美聯儲今年以來第五次加息,也是連續第三次加息75個基點,創自1981年以來的最大密集加息幅度。

市場預計美聯儲本輪加息利率峰值為4.5%

本月13日公佈的美國8月份消費者價格指數(CPI)數據顯示,美國通脹形勢仍未好轉。市場預期,美國通脹水準短時期內不會顯著下降,而美聯儲將保持激進加息路徑遏制通脹。市場預計,9月加息75個基點後,美聯儲本輪加息週期將在明年4月達到頂峰,屆時聯邦基金利率或將升至4.5%的水準,高於美國8月份消費者價格指數(CPI)報告發佈前所預測的4%。

美聯儲今年累計加息300個基點

今年3月以來,為應對油價、食品價格和其他生活成本的全面飆升,美聯儲已五次加息,加息幅度累計達300個基點,但美國通脹水準仍未出現明顯下降。

此前報道

當地時間20日至21日,美聯儲舉行議息會議,並將在會後公佈議息結果。雖然外界對美聯儲將再次加息有著普遍預期,但市場還是以忐忑心情等著靴子落地。會議開始的當天,美國三大股指全線收跌,類似行情也在亞歐多地股市上演。美聯儲想通過激進舉措遏制美國眼下的高通脹,但不斷加息以及由此帶來的美元節節攀升,卻將加重發展中國家的債務危機,奪走新興市場國家的投資,放大多國央行的通脹難題,給世界經濟雪上加霜。“美聯儲對世界經濟有著不可思議的影響力,但在某種程度上它真的不關心世界,只顧美國經濟。”澳大利亞《對話》雜誌這樣評論道。

75個基點,還是100個基點

在兩天的會議結束後,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將在美國東部時間21日下午2時30分發表講話。美國CNBC新聞網報道稱,外界預計美聯儲將再次加息75個基點。同時,美聯儲將公佈對通貨膨脹、經濟和未來利率走向的季度預測。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美聯儲觀察”工具的最新調查顯示,市場參與者預計,美聯儲加息100個基點的概率為18%,將是40年來最大的加息幅度。

“我認為鮑威爾的身後立著一塊公告牌,上面寫著‘通脹必須降下來’。”在貝萊德全球固定收益部門首席投資官裏克·裏德看來,鮑威爾將發表強硬言論,強調美聯儲會盡一切努力抗擊通脹,且不太可能在短期內逆轉加息。美國廣播公司(ABC)提到美聯儲此次加息的背景説,一週多前,一份高於預期數字的報告顯示,美國8月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同比上漲8.3%,表明通脹遠未得到控制。

《華爾街日報》稱,美聯儲在過去的四次會議中上調了聯邦基金利率,最近一次是在7月將該利率提高至2.25%至2.5%。美聯儲暗示,計劃在未來幾個月繼續上調基準利率,使之保持在4%以上。“這真的是進入了緊縮貨幣政策領域。我們將進入無人地帶。”畢馬威首席經濟學家黛安·斯旺克説,“實際上,自上世紀80年代初以來,我們就沒有通過收緊政策來對抗通脹。”

“風暴前夜”,南韓MT財經網這樣形容市場等待美聯儲決定的氛圍。美國《福布斯》雜誌稱,再加息75個基點的激進舉措將把借貸成本推至大衰退以來的最高水準。投資者陷入極度悲觀情緒,美國三大股指20日全面下挫1%,道瓊斯工業指數早盤一度下跌380點。美國“政治新聞網”説,這很好地説明瞭大多數人預期接下來會有多痛苦。

俄羅斯《觀點報》説,美聯儲再次加息將産生美元進一步走強的副作用。發展中國家的貨幣已受到打擊,埃及貨幣下跌18%,匈牙利貨幣下跌20%。據法新社21日報道,將美元與歐元、英鎊和日元等貨幣進行比較的美元指數當天飆升至110.87點,達到20年以來的最高水準。

時機“再糟糕不過”

“來自美國的衝擊波”,德國《法蘭克福評論報》稱,隨著利率飆升和美元走強,許多負債纍纍並在糧食和能源危機中掙扎的較貧窮國家面臨壓力。由於大部分債務以美元計價,因此美元升值令許多國家的償債成本更加高昂。

美國“政治新聞網”援引世界銀行宏觀經濟、貿易和投資全球總監馬塞洛·埃斯特沃的分析説,當美國提高利率時,資本會流向美國。這就意味著資本會離開某個地方,這些地方往往是新興市場和不發達國家。“美聯儲加息的時機再糟糕不過了,通貨膨脹已經傷害了這些國家的窮人和中産階級。”

《華爾街日報》稱,對美國來説,美元走強意味著進口商品價格下降,有助於遏制國內通脹,並使美國人的相對購買力達到創紀錄水準,卻令全球經濟“危機四伏”——從斯里蘭卡的燃料和食品短缺到歐洲創紀錄的通貨膨脹,以及日本爆炸性增長的貿易逆差。美元升值令以美元計價的關鍵進口食品和燃料更加昂貴,從而令較小國家的痛苦加劇。

財信研究院副院長伍超明21日對《環球時報》記者説,美聯儲加息會進一步加劇全球資本市場動蕩,增加新興市場國家金融危機發生概率,也會加大全球經濟衰退的風險。從這個角度來看,美聯儲加息實質上是美國以全球經濟衰退風險為代價,來換取降低其國內通脹水準。

會引發全球“加息海嘯”?

“美聯儲不斷加息引發全球加息海嘯。”《南韓經濟》21日報道稱,美聯儲的貨幣緊縮政策正在全球蔓延,本週或許有多個國家央行也會跟隨美國的步伐。因為在全球高通脹的大背景下,如果某個國家的利率與美國的利率差距拉大,那麼資本外流的風險就隨之增加。不少人預測,歐洲的“負利率時代”即將結束。甚至有國家已“先下手為強”。德國《經理人雜誌》報道説,瑞典央行20日進行了“激進式加息”,在美聯儲之前將關鍵利率一舉調高1個百分點至1.75%,升幅之大令市場意外。投資者也在等待英格蘭銀行的會議結果,由於女王伊麗莎白二世的葬禮,該行將會議推遲至週四,市場猜測關鍵利率將上調75個基點。《華爾街日報》評論説,全球貨幣政策出現了自1989年以來最快的收緊速度。美聯儲加息對中國會産生什麼影響?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副所長涂永紅告訴《環球時報》記者,人民幣存在短期貶值的壓力,不過因為有經濟貿易基本面的支撐,人民幣不具備單邊持續貶值的基礎。8月,中國主要的宏觀經濟指標表現超出市場普遍預期,特別是中國的外貿和長期投資數據都表現不錯。“這個時候若有人去做空人民幣,那麼很可能會輸。”

伍超明對《環球時報》記者説,美聯儲加息短期內將加劇國內資本外流壓力和人民幣匯率波動風險,隨著全球資本市場持續調整,國內股市、債市也難以完全獨善其身,並加大國內出口回落壓力。但從中期看,美聯儲加息對國內經濟的影響很小,甚至可以忽略。因為左右我國經濟增長潛能和後勁的是生産率的提高和新動能的崛起,主要取決於我國高品質發展戰略的推進。(環球時報駐外特約記者 青 木  張 靜 環球時報記者 倪 浩 陳 欣 柳玉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