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日,俄羅斯總統普京發表全國講話,宣佈在俄啟動部分動員令,這是俄羅斯在二戰後首次進行動員。此前一天,頓涅茨克、盧甘斯克以及烏克蘭南部赫爾松、扎波羅熱四地宣佈將於9月23日至27日就加入俄羅斯聯邦舉行全民公投。俄烏戰爭正在形成新的重大態勢。

普京發表講話的畫面,圖源:“今日俄羅斯”電視臺所發佈視頻的截圖

  普京發表講話的畫面,圖源:“今日俄羅斯”電視臺所發佈視頻的截圖

多名國際問題和軍事專家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俄羅斯啟動部分動員令,標誌著俄烏衝突進入新階段,雙方對抗的長期化和進一步激烈化已不可避免。俄羅斯或將於今年冬天開展更大規模的軍事行動,以在烏克蘭形成東南部“親俄”力量對抗西部“反俄”力量的平衡。

同一天,俄羅斯防長紹伊古表示,俄羅斯在實施部分動員令過程中將徵召30萬預備役軍人,他還稱,俄羅斯有巨大的動員資源——近乎2500萬人。據紹伊古稱,部分動員適用於服過役的人、軍事統計專業畢業生以及有戰鬥經驗的人。

中國社科院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所研究員趙會榮21日對《環球時報》記者分析稱,部分動員令的發佈標誌著俄烏衝突進入對抗的新階段,雙方矛盾的激化以及對抗的長期化和擴大化已不可避免。針對目前的拉鋸戰和烏克蘭反攻新形勢,俄羅斯在戰術上已作出調整。

“在未來一段時間內,雙方都將急切地希望在戰場上取得絕對優勢,談判的可能性變得更小。雙方對抗的烈度很可能上升,範圍也很可能擴大。”她表示。

中國社會科學院俄羅斯東歐中亞所研究員王曉泉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分析認為,俄羅斯二戰後首次啟動動員令,傳遞出三個重要資訊:一是俄羅斯對烏克蘭的戰略價值極其看重;二是俄仍有足夠決心實現其在烏克蘭的目標和意圖;三是俄羅斯已在做克服更大困難的準備,和烏軍及其背後的北約爭鬥。

王曉泉認為,俄羅斯正在進行軍事上的再部署和戰略目標的調整。他分析稱,目前看來,莫斯科原定的對烏克蘭“去納粹化、去軍事化、中立化”的“三化”目標短期內難以實現,需要在堅持原有目標的同時,在烏克蘭實現“親俄”力量與“反俄”力量的平衡,最主要的階段性目標可能是實際控制歷史上的“新俄羅斯”地區。

“新俄羅斯”地區包括今天烏克蘭的敖德薩、尼古拉耶夫、赫爾松、扎波羅熱、第聶伯彼得洛夫斯克、基洛沃格勒、哈爾科夫、頓涅茨克和盧甘茨克等地,曾受沙俄和蘇聯中央政府治理二百五十多年,基本上在蘇聯時期通過行政區劃調整陸續進入烏克蘭版圖。

“如果這一目標得以實現,烏克蘭東南部領土、出海口和大部分工業基礎和大量人口將為俄羅斯所控制,並形成烏東南部‘親俄’力量對抗烏西部‘反俄’力量的均衡。”王曉泉表示。

他分析認為,上述戰略目標的調整意味著俄羅斯需要展開更大規模的軍事行動。而這場“升級版”的軍事行動或將於今年冬天到來,因為俄軍的擴員、訓練、給養補充以及對實際控制區的“俄羅斯化”改造需要幾個月的時間來完成,且冬季烏克蘭土地與河流上凍,將有利於機械化部隊的展開,此外,冬季歐洲將面臨取暖旺季,對能源的承受力將有所下降。屆時,烏克蘭的經濟和民生將陷入極度困難的境地。俄方可能也有通過大規模攻勢使烏克蘭內部生亂生變的意圖。

據俄媒報道,此前一天,頓涅茨克、盧甘斯克、扎波羅熱和赫爾松四地表示,有關加入俄羅斯的公投將於9月23日至27日舉行。“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領導人普希林向普京表示,頓巴斯人民的主要願望就是加入俄羅斯。

針對頓巴斯地區計劃本週舉行脫離烏克蘭、加入俄聯邦的公投,普京21日表示,俄羅斯將盡一切努力為頓巴斯和向俄羅斯提出申請的地區舉行公投提供安全環境。

“如果説2014年的克裏米亞事件和頓巴斯衝突推動俄烏關係從對立走向對抗,那麼2022年的衝突則推動烏克蘭從反俄走向仇俄。”趙會榮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領土問題是俄烏複雜關係中解決難度最大的問題,四地區公投或進一步加劇這一問題。俄烏關係已再難回到從前。

隨著俄烏戰事的升級,“核武器被投入戰場”的討論在西方也日益增加。據路透社等媒體報道,普京在21日的電視講話中稱,西方已跨越所有界限,不負責任的政客在説向烏克蘭提供進攻性武器,俄羅斯在遭到襲擊。俄羅斯在領土完整受到威脅時,“將使用一切可用的手段,這不是恐嚇。”有分析認為,普京所説的“一切手段”或將包括核武器。

普京還表示,西方的目的是削弱俄羅斯、孤立俄羅斯並最終摧毀俄羅斯,西方叫囂“在1991年可以讓蘇聯解體,那麼現在到了讓俄羅斯解體的時間”。

普京表示,在特別軍事行動開始後,烏克蘭方面對俄方提出的建議“做出過積極反饋”,但和平並不符合西方的利益——“正是在西方的指示下,烏克蘭中斷了與俄方達成一致的進程”。紹伊古當日則表示,西方正向烏克蘭提供大量武器,俄烏衝突現在已經轉變成俄羅斯與西方國家間的集體戰爭。

軍事專家宋忠平21日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關於“核武器使用”的討論並非新鮮事,此前曾有北約國家政客揚言針對俄羅斯使用核武器,令原本一場中等烈度的軍事衝突可能繼續升級。儘管一些歐洲國家反對與俄羅斯發生直接衝突或以代理人形式介入衝突,但歐洲已實際上被美國綁架。

他認為,如果北約或周邊國家介入衝突,不能排除爆發歐洲戰爭的可能性。而如果美國直接介入,戰術核武器被使用的概率也會增加,這是所有人最不希望看到的結果。

不過,王曉泉認為,目前,西方對烏克蘭的軍事支援主要停留在防空系統等自衛性武器上,而不是先進戰機、導彈等進攻性戰略武器。然而,如果俄羅斯將開展更大規模的軍事行動,西方是否會升級對烏克蘭的軍援,為其提供更多進攻性戰略武器?莫斯科有關表態,或許意在警告與阻嚇西方,不要進一步升級對烏克蘭的支援。

“俄羅斯沒有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承諾”,他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俄羅斯使用戰術性核武器的可能性不能被排除,但現在尚看不到莫斯科這樣做的必要性,“戰術性核武器對人員的殺傷力、對國家的破壞性,對國際道義的負面影響都太大了,除非俄羅斯真的面臨輸掉這場戰爭,否則還沒到非用這一手段解決問題的地步。”

“實際上,炒作俄羅斯使用‘核武器’,完全是西方敘事,俄羅斯遠遠沒到需要使用核武器的地步。”一位匿名國際問題學者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俄羅斯當下只是啟動部分動員令,這就説明俄方對把控戰爭態勢是有足夠信心的,對於西方刻意用核武器話題渲染恐怖氣氛,繼續火上澆油的行為,應保持足夠的警惕。(環球時報-環球網報道 記者白雲怡 趙覺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