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7bjrt"><strike id="7bjrt"></strike></var>
<var id="7bjrt"></var>
<var id="7bjrt"></var>
<var id="7bjrt"></var>
<var id="7bjrt"></var>
<var id="7bjrt"></var>

日結工市場現勞務仲介層層轉包 務工者權益保障存隱憂

發佈時間:2022-09-22 09:09:12  |  來源:工人日報  |  作者:劉友婷  |  責任編輯:張靜
分享到:
20K

召之即來、幹完就走、收益立顯,當下日結工正受到青睞,但務工者的權益保障卻存隱憂——

日結工市場現勞務仲介層層轉包

閱讀提示

日結工在我國勞務市場早已存在。有勞動者為了“來去自由”選擇日結工,有勞動者則把日結工當成失業中的“過渡期”。不過,在這一勞務市場中,往往存在勞務仲介層層轉包、扣押工資等現象。而“無約束”“無協議”的“自由”背後,也給勞動者權益保障埋下隱患。

9月12日早上9點多,廣東深圳龍華汽車站人頭攢動。“找工作,乘電梯到三樓!”在車站三樓的龍觀人才市場,有仲介拿著喇叭喊著。

在這裡,“工資日結”有不小吸引力。召之即來、幹完就走,工作輕鬆,收益立顯。有務工者稱,這樣的打工如同“打醬油”。在一些“日結用工群”招工資訊中,招“醬油工”、幹“醬油活”,成為高頻詞。

後疫情時代,催生了不少新的日結工種,使得“醬油工”們又多了些選擇。不同於共用經濟中的網約工,這群在派單系統之外、等待勞務仲介拋出各類崗位空缺的“醬油工”,合法權益該如何維護?

勞務仲介層層轉包存隱憂

記者在深圳勞務市場了解到,日結招聘工種眾多,一直是最受歡迎的工類之一。

“日結大部分是上午進,晚上發錢,結工資很快。”如同正在龍觀人才市場找日結工作的文先生一樣,不少找日結工作的工人就是想掙快錢、急用錢。在勞務市場,“來錢快”已然成了日結工作的代名詞。

在眾多工種中,文先生偏好物流,主要負責分揀、裝卸貨等,工資18~22元/小時。“日結物流工需工作12小時/天,其間有1小時休息時間。物流工作相對輕鬆一些,更靈活自由,不像在工廠守著流水線般無聊”。

除了為賺快錢而做日結工,也有一些處於待業期的勞動者,把日結工當成“過渡期”,賺點生活補貼。“我有一份正式工,但在休息日,我也會幹日結工,這樣可以多賺點錢。”黨先生告訴記者。

除了線下的勞務市場,線上的微信群、貼吧等平臺,是另一個日結工的主要蹲守陣地。

“【和平日結】17元/小時,包住不包吃。長白班,坐班……工期最少1個月,不滿罰款300元!”

這是一個招工微信群發的一則資訊。8月22日~25日期間,記者加入的兩個招工微信群共發了163則招聘資訊,其中有30份是找日結工的。此外,群裏也不乏求職者主動詢問是否有“醬油活”。

不過,通過這些渠道尋找工作,往往存在勞務仲介層層轉包現象。

“勞務仲介層層轉包,最大的問題就是勞動權益保護方面有障礙。” 廣東耀文律師事務所律師張愛東告訴《工人日報》記者,一些招聘資訊往往經過仲介多重轉手,導致每一層都收取不同的仲介費,直接影響著鏈條末端的日結務工者最後到手的收入。並且,一旦發生人身傷害,務工者往往不知道該找誰。

疫情暴發催生出不少新工種

隨著後疫情時代的到來,許多新的日結工種悄然出現,如防疫保安、防疫護士等。

據勞務市場一名招工仲介介紹,受疫情影響,一方面許多企業用工需求減少,招工崗位常常是供不應求;另一方面,也出現了一些與防疫相關的新工種,加之此類工作工資相對較高,受到不少日結工求職者的青睞。

“以防疫保安為例,該崗位根據工作內容分為好幾種。需要日結工的,主要是隔離酒店的保安崗。”這位仲介説,此類日結保安,入職門檻較低,無須任何技術,年齡55歲以下均能做。

據了解,在今年三四月深圳疫情較嚴重期間,防疫保安工資為300~450元/天。防疫護士則主要是協助醫護人員進行核酸檢測,工資400元/天,相對要求較高,需持雙證才能上崗。

“工資日結,押一天”“工資日結,押3天”“幹不滿15天,前3天工資無”……日結招工資訊中,大多附有此類條件。“來錢快”背後,也需承擔風險。除了押扣工資,扣押金、遇上黑仲介也困擾著日結工。

“只要提供身份證複印件就行,仲介不會向勞動者收取費用,一般由廠方出。” 日結工倪先生告訴記者,招工資訊都由仲介口頭告知,甚至工錢多少也是口頭承諾,無須簽訂任何協議。

“又不是長期工,要求太多,招不到人的。”在深圳市龍華區一天橋上招工的仲介直言,日結工和仲介的關係是各取所需,雙方達成“共識”即可。

“押證件是犯法的,我們可不敢。”該仲介還告訴記者,如今勞務市場不會扣押證件,但扣押工資依然存在,比如做一個月扣押10天,做3天押兩天。

勞務市場有待進一步規範

“工作內容與約定不符、薪資報酬與約定不符、因工受傷無保障等,這些都是常見的日結工權益受損情況。”廣東啟通律師事務所律師李雄章説。

“無約束”“無協議”的“自由”背後,“醬油工”的權益該如何維護?

“日結工資的勞動者,在實踐中往往是臨時工,與用人單位的關係往往是勞務關係。”張愛東直言,這種關係下,發生工傷、工亡事故,往往難以獲得工傷保險待遇。

記者注意到,在維權方面,該群體有“抱團取暖”意識,往往會相互提醒。7月27日,有用戶在日結工貼吧發了一則帖子——日結工注意以下幾點:收押金、報名費、體檢費、服裝費等一切費用的都是騙子。記者在各大招聘群,也留意到有勞動者發消息提醒某招工資訊不真實。

“提醒”只是事前保護。當勞動權益受到侵害後,該群體維權難度很大。

“日結工往往不知道用工主體是誰,實際上也沒有準確的用工主體,而是包工頭甚至普通的工人叫他們過來勞動,幹完就走。”張愛東説,“一旦發生人身傷害事件,既要證明用工主體是誰,又要證明工資情況。然而,由於工資是日結的,在同一用工主體,往往沒有連續的用工記錄,會導致舉證困難。”他認為,這部分群體的勞動保障,應當有行政機關的介入監督和規範管理。

李雄章建議,日結工在接受工作時,應儘量直接與工廠取得聯繫,少接觸層層轉包的勞務仲介;同時儘量簽合同,明確報酬、工作內容等。若未簽訂協議,也要保留工廠招工簡章、工資記錄等相關證據。

李雄章提出,應該進一步規範勞務市場,明確用人單位、用工單位責任和義務,並加強對勞動者、勞務提供者的普法宣傳。針對網際網路平臺發佈日結工作的,還需進一步加強網際網路平臺管理及資訊管理。對於需要錄用日結工的企業,建議制定完善的日結工用工制度,明確與日結工之間的權利和義務。通過勞務市場招日結工的,還需選擇正規、信譽高的勞務市場並通過協議明確雙方權利義務,限制勞務層層轉包。

 

中國網官方微信
中國國情
網站無障礙
日本黑人asian强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