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7bjrt"><strike id="7bjrt"></strike></var>
<var id="7bjrt"></var>
<var id="7bjrt"></var>
<var id="7bjrt"></var>
<var id="7bjrt"></var>
<var id="7bjrt"></var>
習近平主席疫情後首次出訪,為何首選這個國家?上合“朋友圈”為何越來越大?
 
時間:2022年9月20日
嘉賓:中國社會科學院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所所長、中國上合組織研究中心副主任 孫壯志

中國網:9月14日至16日,習近平主席出席在撒馬爾罕舉行的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元首理事會第二十二次會議並應邀對哈薩克和烏茲別克進行國事訪問。此次訪問是我國在中國共産黨二十大召開前夕開展的一次最重要的元首外交活動,充分體現了我國對上海合作組織和中哈、中烏關係的高度重視。此次出訪有哪些特殊意義?為何新冠疫情發生以來我國國家元首的首次出訪選在哈薩克?中俄元首上合會晤有何深意?本期節目,特別邀請中國社會科學院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所所長、中國上合組織研究中心副主任孫壯志為您解讀。

中國社會科學院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所所長、中國上合組織研究中心副主任孫壯志做客節目。  中國網 楊楠 攝影


 中國網:孫所長,您好!歡迎您做客中國網《中國訪談》節目。今年是上合組織成立21週年,也是中哈、中烏建交30週年。此前,外交部新聞發言人也表示,這次訪問是中方在中國共産黨二十大召開前夕開展的一次最重要的元首外交活動。同時也是習近平主席在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的首次出國訪問。基於這些背景,您認為,我國國家元首此次出訪有哪些特殊意義?

 孫壯志:這次(出訪)一是在新冠疫情發生以後,二是中國共産黨的二十大之前。這個重大的出訪,一是參加非常重要的多邊活動,上合組織峰會第二十二次元首理事會會議。二是出訪兩個中亞國家。所以,短短的幾天安排的行程非常密集,一方面在峰會上談到要做一個非常重要的政策宣示,中國對上合組織的,特別是下一步合作一些非常好的思路倡議提出來。另外一個是和上合組織成員國真正的交流,既有多邊活動又有雙邊活動,同時,又對哈薩克、烏茲別克兩個非常重要的中亞國家做國事訪問,所以,這次充分體現了,一方面我們對上海合作組織高度重視,另一方面對中亞的重視。這其實也是(體現)中國這麼多年對多邊外交、對中亞周邊地區的外交在中國外交中特殊的位置。

當然還有一個特殊的背景是現在國際形勢的複雜變化,現在各國都在思考,其實在百年變局、世界疫情、地區衝突、大國博弈,這麼多的挑戰疊加面前,世界處在一個動蕩當中。所以,這種情況下大家都在想世界到底怎麼樣去發展,各國怎樣去開展合作。在這樣的背景下召開非常具有影響力的國際會議,而且像中國、俄羅斯包括其他中亞國家還有印度、巴基斯坦等上合組織成員國能夠聚在一起,能夠就現在的國際形勢、地區合作發表非常明確的看法,本身就具有一個特別重要的意義。無論是對中國的外交,對地區合作當然也有怎樣解決全球和地區面臨的主要問題,可以提供非常重要的思路或者上合方案。

上合組織的發展,本身中國在裏面扮演了重要的角色,這次看到特別在出訪兩國的過程中,中國領導人受到特別多的關注。説明現在這種互動,通過這樣的活動,確實展現了中國這種大國擔當,對地區發展、對地區穩定體現出來的責任。 

中國網:2013年以來,習近平主席多次出席了上合組織歷次峰會併發表重要講話,多次從不同維度堅定倡導“上海精神”,打造更加緊密的上合組織命運共同體。國家元首為何多次強調“上海精神”和共建上合組織命運共同體?它的重要性體現在哪些方面?

 孫壯志:上海合作組織是以中國城市命名的一個新型區域合作機制,要走出一條新型區域合作的模式。所以,它非常鮮明的特色就是從一開始提出來“上海精神”。“上海精神”是二十個字,這也是中國領導人為了總結上海合作組織前身“上海五國”的經驗提出的互信、互利、平等、協商、尊重多樣文明、謀求共同發展。在上海合作組織的實踐當中,“上海精神”體現出了非常強大的號召力。這些基本的合作原則確實對地區國家來説,是處理非常複雜的國際關係,應對共同的安全挑戰,加強在經濟上包括在人文上的交流合作非常重要的基本原則。

隨著時代的發展,中國領導人也不斷地充實“上海精神”的時代內涵,特別是2018年在上合組織青島峰會上習近平主席又提出“五觀”:發展觀、合作觀、安全觀、文明觀、全球治理觀。這樣一些中國對這個地區非常明確的一些合作的看法。特別是2013年“一帶一路”倡議提出後,中國又積極推動上海合作組織成為各個成員國,(成為成員國的)戰略規劃和重大外交倡議實現對接合作的非常重要的平臺。我們又把上海合作組織命運共同體做了進一步的詮釋,特別是去年的峰會上習近平主席提到了要打造“衛生健康共同體”“發展共同體”“人文共同體”和“安全共同體”,這其實就是為上海合作組織未來發展方向做了非常明確的一個詮釋,可以通過這種方式使上海合作組織未來發展的目標更加明確,更加緊密的凝聚成員國之間的合作共識。

上海合作組織在實踐中特別重視理念上的引領,從“上海精神”到現在的命運共同體,中方也在推動上海合作組織能夠形成一個非常清晰的,能夠引領各個國家之間發展,真正能夠服務於這個地區的穩定和發展的,非常好的合作理念。

當然從現在來看,多數的成員國包括國際社會都非常關注,都非常支援。所以,這次無論雙邊會晤過程中,還是多邊會晤當中,大家對中國的這種理念都是高度贊成,高度支援。所以,這也體現了提出來“上海精神”強大的生命力。所以,每次習近平主席在講話中一定要強調堅持“上海精神”、弘揚“上海精神”,這種生命力隨著時代的變化在不斷的充實它的內涵,歷久彌新,對這個地區國家開展合作的實踐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這次我們看到習近平主席在上合峰會的講話中,專門圍繞“上海精神”做了非常全面的闡釋,而且結合現在國際形勢、地區形勢的這些變化,談到了成員國加強合作的重要性,怎樣去更好的踐行真正的多邊主義,就是要在“上海精神”的指導下,使成員國能夠在合作過程中風險共擔,能夠更好地共同來應對現在這個非常複雜的挑戰,能夠走出一條地區合作的新路,能夠為地區國家創造更好的一個國際環境。

中國網:此次上合峰會的另一大關注點是成立21年以來的第二次擴員。除了推動伊朗入會之外,還計劃啟動接收白俄羅斯成為正式成員國的程式。您認為,上合組織成員國不斷增多、上合組織“大家庭”不斷擴大這一現象説明瞭什麼?為什麼被西方一直唱衰的上合組織的“朋友圈”不但沒有縮小,反而越來越大,合作道路也越走越寬?

孫壯志:上海合作組織“大家庭”確實成員越來越多,而且它的號召力、吸引力還在不斷增強。

一方面是它的這種理念,尊重各國的利益、差異,提倡大小國家一律平等,協商一致,根據地區實際情況來確定合作的目標。在合作過程中,堅持要結伴不結盟,不對抗,對第三方開放的合作方式,確實這是非常受發展中國家、新興經濟體國家的歡迎,所以(他們)希望加入到上合組織框架中來。

第二,上合組織在合作過程中特別注重合作的務實性、持續性,這從上合組織提出的一些具體合作規劃中都能明確看出來。這確實也符合這個地區國家的基本訴求。所以,每次上合峰會,包括這次峰會看到習近平主席講話當中,專門就各個領域的合作提了非常具體的一些合作建議。其實這些非常務實的舉措支撐了上海合作組織各個方面的合作都能夠取得比較好的合作成果。

第三,上合組織在擴員方面也有一個基本的依據。上合組織通過擴員條例,另外在吸納新成員過程中有一套程式。所以,在對外合作這方面,上海合作組織一方面接納一些想參與上合組織合作,另外承認上合組織原則的國家。另外也和更多的國家和地區建立非常密切的聯繫。

在合作過程中,一方面發揮自己的優勢,另一方面也注重和其他國際機制的互動,它(上合組織)是國際推動多極化進程、推動國際關係的一種非常重要的支柱。通過這種方式,僅僅靠幾個成員國的力量是遠遠不夠的,我們要帶動更多的國家參與進來,帶動更多國際組織在這個過程中形成更多共識,形成非常好的互動。另外特別主張在聯合國準則指引之下,來解決地區問題。所以,這方面也發揮很大的作用。

最後一方面,上合組織不僅僅關注地區內部的問題,我們也對國際事務、對地區熱點甚至包括全球治理也發表非常明確的看法,甚至包括一些全球性的問題,上合組織也提出自己解決問題的方案。所以,包括氣候變化、生態危機、反恐等問題,不僅僅有非常好的一些建議,還有一些推動這些建議能夠落實的舉措。最近的一些標誌(問題),峰會專門討論了阿富汗問題,阿富汗本身也是上合組織的觀察員國,但是我們看到美國反恐在這裡製造了一個“爛攤子”,去年倉促撤軍把這個“爛攤子”扔給了地區國家。上海合作組織沒有回避這個責任,積極推動阿富汗問題的解決,推動阿富汗恢復重建。在這方面本身就是為地區和平,為全球穩定做出貢獻。

中國網:隨著上合組織的規模和影響力的擴大,一些西方媒體帶來了一些不友好的揣測,它甚至給上合組織貼上了“東方北約”“北約的敵人”這樣的標簽。加上今年5月,美國啟動專門針對中國的亞太經濟框架,意圖聯合14個國家“圍堵”中國。在這樣一個背景下,順利的線上下召開了上合峰會,您認為這在向世界説明瞭什麼?

孫壯志:一個是上海合作組織是冷戰以後出現的一個新型的區域合作機制,而且它是徹底摒棄冷戰思維、強權政治,摒棄傳統國際政治的思維。上海合作組織的引領、上海合作組織的發展都是一些非常新的,符合時代合作發展潮流的新理念,包括一些外交倡議,很多非常重要的外交倡議,像“一帶一路”倡議,當然俄羅斯也有它的建立夥伴關係的一些倡議被納入到上合組織的進程當中來。所以,其實它在合作過程中,它跟西方那種傳統的地緣政治思維,特別是強權政治的思維、零和博弈的思維是格格不入的。所以從它一開始這個事物的出現,西方就做一些揣測:是不是中俄想要拉一些國家建立一個集團來跟西方對抗。但其實上合組織從一開始就明確了,上海合作組織不會建立軍事政治同盟,也不會去搞集團對抗。上海合作組織不是想讓世界回到冷戰時期兩大集團對抗的狀態,而是希望搭建一個更加廣泛的,有更多國家能夠平等參與的非常重要的合作平臺,通過區域合作來帶動這個地區整體上、經濟上的共同繁榮,包括文化上的相互尊重,能夠實現一個非常好的區域的融合。

另外一個在現在地緣政治博弈不斷升級的背景下,上合組織在發展過程中還是繼續堅持原來既定的合作目標和合作原則,並沒有去強調跟西方競爭,並沒有要成為權力中心,是不是要和西方分享世界的領導權。上合組織從一開始並不是爭奪霸權的工具,它是反對霸權的工具,它主張的是真正的多邊主義。所以,這樣一種新的合作模式肯定是非西方的,肯定是符合新興經濟體、廣大發展中國家的要求,所以它和西方的傳統思維是不一樣的,這樣肯定會造成西方對上合組織惡意的揣測。但是上合組織不會受這些左右,上合組織會沿著自己既定的目標和道路向前發展,而且在發展過程中會逐步的壯大。

中國網:這次是習近平主席在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的首次出國訪問。在與哈薩克總統的會談中,習近平主席也表示:“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這是我首次出訪,我就選擇了哈薩克,這彰顯中哈關係的高水準和特殊性,體現了我們的深厚情誼。”您認為,習近平主席將此次出訪的第一站選擇在哈薩克是否有特別用意?中哈關係的高水準和特殊性體現在哪些方面?

孫壯志:確實在兩國領導人的會晤當中,其實習近平主席也反覆強調了哈薩克的重要性,對中哈關係做了非常高的評價,當然托卡耶夫總統也做了非常好的回應。

哈薩克確實是中國的近鄰,兩國有3000多公里的共同邊界。今年剛好也是中哈建交30週年,也是非常重要的一個時間節點。另外,中哈在合作過程中在很多領域是開創性的。兩國領導人在會談中,習近平主席也談到有很多率先,包括率先在能源領域、交通領域、物流方面、跨境合作方面都有很多是創造了第一,很多方面中哈之間都走在前面。第一個建立了永久全面戰略夥伴關係,這個稱謂只有中哈之間有。所以,這體現了中哈關係在中國外交當中,當然也在哈薩克外交當中的優先性質。

另外,哈薩克也是“一帶一路”首倡之地,這方面體現了它在中國外交當中的特殊性。所以,這次我們看到習近平主席專門在哈薩克停留,首訪哈薩克,體現了對這個國家的重視。因為有了非常成功的三十年,現在需要打造新的黃金三十年,這個節點上兩國領導人在一起去暢談未來怎樣使兩國關係在現有的這麼高的水準上、這麼好的基礎上進一步發展。所以需要做出進一步的規劃,去給它一個更好的發展的動力。

無論是政治上、經濟上、安全上、人文方面都有一些新的合作的計劃出臺,特別是我們關注在經貿領域特別強調一些新的增長點,除了傳統的合作亮點之外,産能合作、能源合作、交通合作方面已經有很多成果了,現在我們特別強調創新合作,非資源領域的合作,綠色能源在這方面開展合作。另外現在在人文交流方面也有很多具體的方案,包括我們互設文化中心,可以使雙方的民間更好的相互認知的渠道和平臺。

通過這次訪問,通過兩國領導人雖然時間不是很長,但是特別坦誠、特別充分的這樣一個交流,確實可以實現未來哈薩克和中國的雙邊關係進一步提質升級,進一步發揮示範作用,可以創造非常好的條件,可以提供非常好的合作方案。

中國網:此次訪問的另外一站是烏茲別克,同樣也是“一帶一路”沿線重要國家。烏茲別克總統米爾濟約耶夫在會談中表示這是“歷史性國事訪問”。習近平主席表示,雙方要讓兩國合作跑出“加速度”,結出更多果實。您如何評價此次對烏的訪問以及取得的成果?

孫壯志:這次從習主席到烏茲別克,從歡迎儀式包括舉行會談,包括兩國領導人的這種交流,確實體現了兩國關係的這種親密的程度。因為烏茲別克和中國也有上千年友好交往的歷史,這次峰會的舉辦地撒馬爾罕也是絲綢之路上的明珠城市,絲綢之路也是中國和中亞在兩千年曆史當中共用繁榮的歷史見證。

烏茲別克雖然和中國不接壤,但是我們也視烏茲別克為非常重要的臨近國家,而且兩國也是全面戰略夥伴。另外,兩國在合作過程中,沒有任何歷史方面的、政治方面的障礙、包袱。所以,兩國的合作無論在政治、經濟、安全、人文領域成果都是非常多的,而且因為兩國的這种經濟結構有一定的相似性,而且米爾濟約耶夫總統是以改革者的身份出現,他繼任以後推動新政,推動全面的國家經濟體制改革,希望能夠加強中烏之間在減貧方面的合作,也是看到了中國在精準扶貧方面取得的成就。兩國的合作從一開始,一方面就是定位很高,希望兩國成為非常重要的好夥伴、好朋友,同時我們又非常務實。所以,習主席講要結出更多的成果。

跟烏茲別克的合作非常具有示範意義。這次烏茲別克(領導人)專門講到了在撒馬爾罕要搞一個上合組織的工業園,和青島上合示範區要形成非常好的互動,所以很多方面都和中國的一些政策、中國的一些成果做呼應。所以,這方面確實是可以通過中烏合作使更多雙方好的合作項目,好的合作經驗真正能夠落地。這方面確實是兩國非常重視,領導人也非常重視。另外兩國領導人在個人友誼方面,在人文交流方面也特別受到重視。因為剛才講到了有絲綢之路這麼一個紐帶,所以兩國的人文交流非常順暢。

在烏茲別克,當然包括哈薩克有“中國熱”、“漢語熱”,有很多年輕人都在學漢語。另外像塔什幹的孔子學院,這是叫做“模範孔子學院”。我幾次去訪問,確實是很高規格的,體現了對中國文化的重視。

 我相信這次的訪問,從兩國領導人非常鮮明的一些態度可以看的出來,可以不斷地深化兩國之間的傳統友誼,而且可以使這種傳統友誼,千年的友誼能夠延續下去,真正樹立一個世代友好的意識,真正能夠為踐行命運共同體理念做出努力,去結出更多的碩果。

中國網:本屆上合峰會最受矚目的焦點是習近平主席同俄羅斯總統普京舉行雙邊會見。西方一些觀點認為,中俄以及上合峰會是為了“對抗西方”,此次會晤是俄羅斯在展示自己在國際上不被孤立的一個機會。您是如何看待中俄兩國元首的此次會晤?

孫壯志:每次中國和俄羅斯的領導人要見面的話,西方都會很關注,看看兩個國家的領導人在談什麼。這兩個作為新興經濟體的代表,他們的這種合作不僅僅在雙邊的合作,在多邊領域都是希望能夠更多的有別於西方的一種話語權。特別在這樣一種時代背景之下,百年變局的背景之下,中俄代表了一種新的力量。所以,它的發展、它們兩個的合作確確實實能夠讓西方感覺到單極世界、零和博弈也好受到了一種現實的挑戰。而且普京也講,現在世界在變,而且變化很快,方方面面都在變,只有中俄關係沒有變,中俄關係穩固如山。

這個確實也像中國領導人特別重視中俄關係。而且在這麼複雜的國際形勢面前,特別俄羅斯現在面臨西方的壓力更大。這種情況下,其實中俄之間,首先我們還是加強雙邊領域的合作,正像習近平主席講到的,中俄需要更多的充實內生性的動力,更多的使兩國的務實合作能夠走得非常深入,真正的能夠在兩國都特別關心的一些經濟合作領域能夠不斷地向前推進,包括我們貿易上兩千億的目標,在經貿、投資、金融合作,特別現在俄羅斯很關注金融合作的問題,擴大本幣結算的規模,這一方面可以在上合組織框架內做,另一方面中俄雙邊這裡做也是非常重要。

這方面通過中俄的努力,既對兩國的經濟發展有好處,同時我們可以通過這樣一種方式,使世界發展更均衡,更維持世界的一個戰略平衡。因為中俄兩國確實在合作過程中,因為這兩個國家各有各的優勢,它在合作過程中又可以充分實現這種優勢互補。

另外,中俄現在這種互信,這種在互利合作包括相互之間,我們合作給地區、給全球做出貢獻,和現在中美關係形成鮮明的對照。這裡面到底什麼在起作用?其實還是一個領導人的國際政治思維,到底是想要通過合作來解決世界發展的問題,解決大國在國際關係中這種責任擔當的問題,還是出於我的霸權的需要,我就要維護一個單極世界,甚至要製造一個對手,去打壓自己的競爭對手的問題。這其實就是一個理念上完全不同的地方。這次我們看到中俄兩國領導人的互動都非常平等,另外兩個領導人的這種兄弟般的情誼確實也對兩國關係的發展起到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掌舵的作用。

中俄合作首先是世界和平非常重要的(方面),或者世界維持重要戰略平衡的非常重要的力量,同時中俄合作也可以為全球治理做出自己更大的貢獻。

中國網:感謝孫所長做客節目,分享了您的精彩觀點。


(本期人員:編導/採訪:裴希婷;攝像:董超 王一辰  劉凱;攝影:楊楠;後期:劉凱;主編:鄭海濱)



< 閱讀全文 >
< 收起 >
來源:中國網
(本期人員:編導/採訪:裴希婷;攝像:董超 王一辰 劉凱;攝影:楊楠;後期:劉凱;主編:鄭海濱)
網站無障礙
日本黑人asian强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