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7bjrt"><strike id="7bjrt"></strike></var>
<var id="7bjrt"></var>
<var id="7bjrt"></var>
<var id="7bjrt"></var>
<var id="7bjrt"></var>
<var id="7bjrt"></var>
中國鄉村振興線上 >  要聞

重慶酉陽鄉村新變:生産講科學,生活有美學

時間:2022-09-22 09:14:47 丨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丨 作者: 丨 責任編輯:楊霄霄

汽車穿行在蜿蜒曲折的山路,一方方稻田在山間錯落排列,朝陽照射在如鏡梯田上,倒映出村民忙碌的身影……地處武陵山區腹地的重慶市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是重慶轄區面積最大、少數民族人口最多的縣,擁有綠水青山的生態特質和豐富的民族文化資源。

記者近日在酉陽鄉村走訪了解到,實現全縣近五分之一人口全面脫貧目標後,酉陽通過延長産業鏈補短板,大力推進農文旅深度融合等舉措,穩步行進在生態美、産業興、百姓富有機統一的鄉村振興新征途。

撂荒地變成試驗田

海拔1000米的酉陽縣黑水鎮大涵村,幾方稻田映入眼簾。稻田裏,齊腰高的稻子已經抽穗,在清風徐徐中孕育著果實。

“今年要豐收的可不止稻穀,還有水裏的‘寶貝’呢!”黑水鎮鎮長郭靜“揭秘”説,眼前的600畝稻田還是一片成品蟹養殖基地,水面下生活著約30萬隻大閘蟹。

大涵村地處偏遠,由於勞動力常年外流,村裏曾有不少撂荒地。去年,在對口幫扶酉陽的山東東營市資金和技術支援下,一個讓水稻和螃蟹做朋友的“金點子”,催生出這項“稻田養蟹”的新産業。

“我們這裡生態好,山間平地適合大閘蟹生長,發展稻蟹共生産業實現了立體種養、綠色高效,很有前景,但同時也面臨著蓄水困難、海拔較高等困難。”郭靜告訴記者,通過引進技術團隊定期駐留,蓄水、餵養等一道道難題得以破解,曾經的撂荒地變身成了養蟹試驗田。

“由於吃的是生態餐,喝的是山泉水,經專業機構鑒定,這裡的大閘蟹蟹足堅硬、富硒弱鹼、口感鮮甜,可食率和肥滿度達到一等標準。”郭靜説,當地還為大閘蟹申請了商標“桃花源”,今年的産業園總産值預計達1200萬元。

“産業園收入上來了,村民們跟著一起受益。”大涵村黨支部書記石磊説,産業園採取的是“村集體經濟組織+企業+農戶”的運營模式,村民們可通過基地就業、土地流轉、參股聯營等方式獲得多重收益,目前已惠及334戶農戶,其中23戶是脫貧戶,今年上半年産業園僅工資就給村民發放了27萬元。

在稻田裏,記者見到了40歲的脫貧戶李英。“我去年10月開始在這裡務工,每個月有2400元的工資。另外還流轉出去了6畝地,一年的租金是1800元。大閘蟹豐收後,還有一定的入股分紅。現在自己一年穩定收入三四萬元。”李英説。

産業鏈延出“大效益”

行走在酉陽縣的田間地頭、房前屋後,漫山遍野的油茶樹綠意盎然,一顆顆飽滿的油茶果挂滿枝頭。近年來,通過延長産業鏈,油茶樹已經變成富民的大産業。

“酉陽自古有種植油茶的傳統,但長期缺乏整合、産值偏低,一些村民寧願把地空著,也不願意種油茶樹。”酉州油茶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張新文説,做優做大油茶業,必須得在産業鏈上做文章。

“首先是産業鏈向前延伸,在苗木繁育上做文章。”張新文告訴記者,2019年,公司在泔溪鎮投資建設400余畝油茶育苗基地,組建了以國家油茶科學中心首席專家姚小華為首的專家技術團隊,開展科技整合創新和推廣應用,培育出適宜武陵的地方品種。

記者在育苗基地2300平方米的智慧大棚內看到,溫、濕試驗區可模擬海拔1200米生長環境,研究油茶不同品種較適宜的生長區域環境,立式培育試驗區內則採用多層苗木培育方式,以達到充分利用有效空間的目的,種苗上還懸挂著“國家油茶科學中心”的身份牌。

“外地油茶畝産量三四百斤,我們能達到1500多斤,且品質更高,秘訣就是更優質的種苗。”張新文介紹説,截至目前該基地已培育油茶良種苗1500多萬株,規劃到2025年育苗3500萬株,實現種苗銷售收入上億元。

“我們還注重産業鏈向後延伸,在産品打造上做文章。”張新文説,油茶果全身是“寶”:油茶籽壓榨出的茶油,是高品質食用油;初榨之後,茶籽餅粕可應用於醫藥、日化等;提取完茶皂素的茶粕是很好的有機肥料及飼料;油茶基地還可開發鄉村旅遊,發揮生態的經濟效益。

“産業鏈延伸後,不僅解決了酉陽及周邊區縣油茶籽銷售難題,我們的油茶籽採購還擴展到了湖南、江西、廣西等地。”酉陽縣委書記祁美文説,在這一思路的引領下,油茶已成長為全縣農業第一産業,構建起以油茶産業為主導的“1+9+X”山地農業産業體系,縣里正積極推動酉州油茶科技公司上市。

除了茶油,茶葉也不斷往深加工方向發展。記者在投資約2600萬元的黑水鎮生態茶葉加工廠看到,工廠建設面積達2.6萬平方米,茶葉生産用房、設備用房、辦公及生活配套用房等一應俱全,專業的流水線制茶設備,每年可以生産200萬公斤各類茶品。

“酉陽茶葉主要生長在海拔600米至1000米的區域,但過去因缺乏規模性加工企業,産業大而不強,規模效益不明顯。”酉陽桑竹農業開發有限公司監事長李玉飛説,加工廠的投用將徹底改變這一現狀,村民們的茶葉經過統一加工後以酉州紅茶、綠茶等地域品牌對外銷售,實現價值提升。

農文旅融出生活美學

蘊含濃濃土家風情的千年古村落、國內罕見的金絲楠木古樹群、悠揚歡快的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酉陽古歌、酉陽擺手舞……行走酉陽鄉間,隨處都能感受到生態、人文的印記,農文旅融合形成的生活美學,讓傳統村落煥發出無限魅力。

地處酉陽東部的河灣村,始建於明洪武三年,分佈在酉水河東西兩岸,是酉陽曆史上盛極一時的碼頭之一。貿易往來帶動村落髮展,土家子孫在此世代繁衍,成為土家文化重要的匯聚地和傳承區。

靠山面水、綠樹成蔭、吊腳樓成群……這個擁有600餘年歷史的村落呈臺地式佈局,200余棟建於明清時期的土家吊腳樓依山就勢逐臺遞增,吊腳樓內堂屋、走廊、轉角、屋脊、翹檐層次分明,尤其是保留完整的白彭代三姓宗祠和傳統的石板步道,釋放出濃郁的土家族風情,河灣也因此在2006年被評為“中國最美土家山寨”。

雖養在深閨,但河灣的獨特魅力吸引了不少遊客駐足。2006年,原本在新疆做餐飲生意的村民白孝雙回到家鄉,看到不少遊客前來參觀,就開辦了全村第一家農家樂,經營著包括豆腐魚在內的多道拿手菜。在他的影響下,村裏的農家樂數量逐年增加,越來越多的村民吃上了“旅遊飯”。

“如今這裡是‘有山有水有文化,能吃能喝能唱歌’。”白孝雙説,自己2013年被選為河灣村的黨支部書記後,一直帶領鄉親打造升級版“河灣”,建設“共富鄉村”,如今全村40多個閒置房屋已被整合起來,準備統一打造成土家風情民宿。

河灣的美更吸引了都市人在此紮根。建造一棟展現土家族傳統建造藝術的博物館,一直是生活在重慶的土家族企業家單一的夢想。2018年1月起,他經朋友引薦來到河灣村,被質樸的民風和濃郁的土家風情深深吸引,決定在這裡構築自己的夢想。

“4年來,我投入上千萬元,請來40多名掌握土家族傳統建造技藝的老工匠參與構建,其中年齡最大的工匠年過七旬,最小的也年過半百。”單一説,自己希望用這種搶救性建設,來留住土家文化的根脈,留住土家人的“鄉愁”。

在酉陽大地上,越來越多的生態、人文資源成為招徠遊客的“寶貝”。兩罾鄉金絲楠村楠木灣方圓一公里之地,分佈著1000株以上的金絲楠木,尤其是8株金絲楠木古樹,樹高超過50米樹齡在1500年以上,在國內十分罕見,金絲楠村因此被中國木材保護工業協會授予“中國千年金絲楠第一村”稱號。據兩罾鄉黨委書記吳斌介紹,根據史料記載,修建故宮的一半楠木來自這裡。

酉陽縣在加強金絲楠木群落和村民楹聯文化保護的同時,大力發展鄉村旅遊,通過組建民宿聯營合作社,帶動15戶村民吃上了“旅遊飯”。“最多一天可以接待20桌客人,這樣的日子有奔頭!”50多歲的村民冉華龍告訴記者,自己曾是易地扶貧搬遷戶,如今他不僅住進了寬敞明亮的小洋樓,還騰出了5個標間接待遊客,在家門口就能掙錢。

吳斌告訴記者,當地正在進行楠木景區提升改造,籌備組建旅遊專業合作社,擬帶動全村所有農戶參與農文旅融合發展。

“近年來,酉陽縣牢牢抓住國家級鄉村振興重點幫扶縣的重大機遇,深挖生態和人文資源,生産講科學,生活有美學,不斷繪就生態美、産業興、百姓富的鄉村振興新圖景,努力推動高品質發展、高品質生活。”重慶市鄉村振興局局長劉貴忠説。(記者李勇、韓振、周聞韜)


 
 
網站無障礙
日本黑人asian强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