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7bjrt"><strike id="7bjrt"></strike></var>
<var id="7bjrt"></var>
<var id="7bjrt"></var>
<var id="7bjrt"></var>
<var id="7bjrt"></var>
<var id="7bjrt"></var>

藝術中國

中國網

“一帶一路”青春使者弘揚絲路精神:“中外青年藝術家甘肅對話”活動紀實

“一帶一路”青春使者弘揚絲路精神:“中外青年藝術家甘肅對話”活動紀實

時間: 2022-09-05 | 片長:00:06:46 | 來源: 藝術中國

中外藝術家于莫高窟九層塔前合影 攝影:馬博瀚

在中國文化史上,敦煌是多種文化碰撞與融匯的交叉點,中國、印度、希臘、伊斯蘭文化曾在這裡相遇。敦煌不僅孕育了偉大燦爛的佛教石窟藝術經典,作為古代中國與西域邊境重要的貿易集散中心,也見證了歷史上東西方文明的互通和交流。

2022年8月29日至9月2日,由中共甘肅省委宣傳部、甘肅省文化和旅遊廳、甘肅人民對外友好協會主辦,西北師範大學、甘肅省美術家協會承辦,教育部全國普通高校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敦煌藝術”傳承基地、中共甘肅省委宣傳部“敦煌畫派”理論研究與創作中心、西北師範大學美術學院、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藝術中國協辦的“‘一帶一路’百校結好藝術展寫生采風——中外青年藝術家甘肅對話”活動在敦煌舉行。

來自俄羅斯、美國、加拿大、日本、南韓、烏克蘭、新加坡、巴拿馬、中國9個國家的18位青年藝術家齊聚敦煌,進行了為期5天的藝術采風與研學對話之旅。

Day1  啟動儀式

啟動儀式現場 攝影:馬博瀚

中共敦煌市委常委、宣傳部部長賀生榮講話 攝影:馬博瀚

8月29日晚,本次活動在敦煌天潤大酒店會議室舉行啟動儀式。中共敦煌市委常委、宣傳部部長賀生榮表示,敦煌不僅是中國歷史文化名城,也是無數中外藝術家心目中的聖地。歷史上,許多傑出的藝術家和歷史文化名人都曾與敦煌結下不解之緣。這是敦煌開放、包容、融匯不同文明的胸襟與文化精神的感召。今天,來自世界不同國家的藝術家齊聚敦煌,希望藝術家們不僅能領略敦煌美麗的大漠風光,也能充分感知敦煌開放包容、美美與共的精神氣質,希望通過此次活動,能夠增進各國藝術家對敦煌藝術的理解,並將這份精神傳遞向世界。

西北師範大學美術學院院長王玉芳在啟動儀式上講話  攝影:馬博瀚

西北師範大學美術學院院長王玉芳表示,希望借由“‘一帶一路’百校結好藝術展寫生采風——中外青年藝術家甘肅對話”活動,充分發揮甘肅省在絲綢之路經濟帶上重要的通道和節點性作用,為中外藝術家搭建彼此交流、溝通、學習的橋梁與平臺。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藝術中國主任劉鵬飛在啟動儀式上講話 攝影:馬博瀚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藝術中國主任劉鵬飛在講話中表示,希望各國藝術家們深度感受敦煌這座四大文明的交匯之地,深入感受甘肅文化,以藝術家獨特的眼光和視角,借由藝術作品留下對敦煌的寶貴體驗,通過對話加深對彼此文化的理解和交流,在互鑒中取長補短,為展示和傳播敦煌之美做出努力。

美籍華裔藝術家倪納納代表各國藝術家發言  攝影:馬博瀚

美籍華裔藝術家倪納納(Chichina Yang Ni)代表各國藝術家發言,她表示,參與此次活動的許多國外藝術家是第一次來敦煌,但在此前他們都聽説過許多關於這裡的傳奇故事,藝術家們將以手中的畫筆,描繪各自眼中的敦煌之美。

在為期5天的時間裏,18位青年藝術家親訪了莫高窟、鳴沙山、月牙泉、佛爺廟灣魏晉墓、敦煌-陽關舊址、西千佛洞、敦煌博物館等地。他們不僅驚嘆于莫高窟奇跡般的佛教藝術遺存,歷經千年而不朽。駝隊、驛站、沙漠和戈壁,也彷彿將昔日絲綢之路上來往熙攘的商貿盛景拉回眼前。中外藝術家們感受並體驗著這片土地上富有濃郁歷史文化遺存和余韻自然與文化景觀,以各自手中的畫筆,將今天敦煌的各種美好形象定格在自己的作品中。

莫高窟九層塔  攝影:劉鵬飛

莫高窟景觀  攝影:劉鵬飛

 

敦煌月牙泉 攝影:劉鵬飛

敦煌月牙泉 攝影:劉鵬飛

Day2  探訪莫高窟、鳴沙山、月牙泉

作為古代絲綢之路的重要文化遺址,敦煌莫高窟融合了古代印度、波斯、阿富汗等地的藝術元素,是絲路精神開放包容的文化象徵。8月30日,“中外青年藝術家甘肅對話”寫生采風之行的第一站便來到這裡。

西元366年,高僧樂僔在敦煌三危山上開鑿了莫高窟的第一個洞窟,經過持續千年的營造,莫高窟成為世界上現今保存最完整、規模最宏大的佛教石窟藝術群,保留有大量營造于魏晉、隋、唐、五代、西夏、元等朝代的佛造像與經變壁畫。由於敦煌所處的河西地區氣候乾燥,現存莫高窟內的石窟藝術、佛造像和經變壁畫基本保存完好。洞窟通常由建築形制、彩塑和壁畫共同構成。正壁一般開壇塑像,窟頂和四壁繪滿壁畫,夢幻般地展現了佛國世界。

莫高窟宕泉河景觀,古代時莫高窟坐西向東依山傍水,綠洲林木蔥郁  攝影:劉鵬飛

對第一次到訪敦煌的中外藝術家來説,如此文明遐邇的石窟藝術此前大多只停留在書本和想像中,如今卻近在眼前,令人感動。

美籍華裔藝術家倪納納 攝影:馬博瀚

美籍華裔藝術家倪納納告訴藝術中國記者:“一直想看石窟藝術,想來莫高窟參觀學習前人留下的藝術遺存,包括西北的大沙漠。在來之前,其實對敦煌有許多想像,但是當我站在石窟裏,看到千年前那些工匠塑造的佛像的臉,他們在墻壁上留下的每一根線條,包括置身西北,這裡的大自然給人的那種蒼茫、雄壯的感受,還是遠超我的想像,非常震撼。”她還説:“這次同行的藝術家來自許多國家,會讓人聯想到古代絲綢之路時期,各國之間在這裡也有許多友好往來。當下的世界充滿動蕩,此刻站在敦煌,真的體會到世界和平,不同國家命運與共的重要性和意義。我想用畫筆,表達這份心情,也希望多感受這裡的風土人情。”

中國油畫家林金福(右)在莫高窟景區創作 攝影:劉鵬飛

中國油畫家林金福在寫生 攝影:岳鋒

中國油畫家林金福此次是第二次來敦煌,他告訴藝術中國記者:“第一次來敦煌還是大學二年級的時候,那時我剛從清華美院的雕塑係轉到油畫係,對繪畫也是一知半解,第一次來這裡考察采風更多的是走馬觀花。再次踏上這片土地,感受與前相比大不一樣。一來,從事繪畫創作已經十餘年,經過時間的積澱,對文化、對佛教藝術和知識有了更多積累和體會。再看這些雕塑的時候,每個洞窟、每個朝代留下的壁畫,無論從形象、造型還是色彩上,我可以很清晰地感覺到它們的分量。莫高窟帶給我一種很強烈的藝術感染力。越認真地去觀察一些細節,這種感受便越深刻。”對於同行的國外藝術家,林金福表示,“很好奇他們對中國西北地區的地域文化,包括絲綢之路的感受與我們有什麼不同,也很希望代表中國藝術家,與他們進行更多深入的交流和探討。”

巴拿馬藝術家黃莎莉在西千佛洞前創作 攝影:劉鵬飛

巴拿馬藝術家黃莎莉在莫高窟前創作 攝影:劉鵬飛

來自巴拿馬的藝術家黃莎莉(Sally Huang Wong)在莫高窟的一處牌樓前畫了她此行的第一件寫生作品,她在分享其創作靈感時説:“這處牌樓屬於莫高窟的一處地標性景點,這個場景不像九層塔有那麼多人都描繪過,所以選擇了這一場景入畫。這次的寫生采風活動對我來説是一個與其他國家藝術家互相學習的過程,每位藝術家的藝術感覺和觀察視角都不一樣,我很期待在藝術上與他們有更深入的交流。”

西北師範大學美術學院副教授岳鋒在鳴沙山月牙泉景區寫生 攝影:劉鵬飛

敦煌藝術為何在世界上享有如此崇高的地位?對此,西北師範大學美術學院副教授岳鋒在接受採訪時説:“敦煌藝術是一個中西文化交融薈萃的傑出典範。今天,當我們走進莫高窟,可以看到很多敦煌與外域文化交融影響的痕跡。比如在莫高窟壁畫裏,可以找到從波斯傳來的連珠紋,雕塑上可以看到從印度傳來的‘曹衣出水’等藝術樣式和風格,這些也間接影響了中原地區藝術的一些畫法。本身佛教藝術是從印度傳來的外域文化藝術,但是我們不能忽視的是,敦煌本地也有很深厚的漢文化影響的痕跡。比如魏晉墓,它比敦煌莫高窟的藝術還要早100年或者200年,所以敦煌在敦煌藝術、佛教藝術産生之前,並不是一片文化上的荒漠,它本身就有很深厚的受中國儒家和道家文化影響的藝術存在,所以當它再接受來自西域各地的文化影響的時候,慢慢融合便産生出一種新的韻味和樣式,使其在今天看起來是那麼迷人和生動。”

 

西北師範大學美術學院副教授岳鋒和西北師範大學美術學院院長王玉芳在西千佛洞前寫生 攝影:劉鵬飛

岳鋒進一步補充:“敦煌藝術在當代要繼續向前發展,仍然離不開中西文化交融薈萃這樣一個核心精神。此次中外藝術家甘肅對話讓中外藝術家,特別是富有創造力的青年藝術家聚集在一起,互相交流,除了在藝術技巧和技術層面,更重要的是一種文化上的相融,這也是敦煌藝術的核心精神。”

俄羅斯藝術家佩列佩利欽·安娜斯塔西婭(Perepelitcyna Anastasiia)在莫高窟宕泉河前創作 攝影:劉鵬飛

俄羅斯藝術家佩列佩利欽·安娜斯塔西婭(Perepelitcyna Anastasiia)在陽關景區創作 攝影:劉鵬飛

俄羅斯藝術家佩列佩利欽·安娜斯塔西婭(Perepelitcyna Anastasiia)在創作 攝影:劉鵬飛

俄羅斯藝術家佩列佩利欽·安娜斯塔西婭(Perepelitcyna Anastasiia)説:“我覺得莫高窟裏的壁畫顏色特別漂亮。這裡的戈壁風景顏色雖然淺淡,但是顏色給人的感覺很溫暖,很漂亮。在俄羅斯的時候,我看過一些有關敦煌壁畫的畫冊和書籍,但那些書籍裏選擇的壁畫色彩大多非常鮮艷,可是這次來,我卻看到了很多淡淡、淺淺、富有韻味和層次的線條與色彩,與我此前的認知有一些差別,我希望把我眼裏看到的敦煌真實的風景和美畫出來,帶回俄羅斯分享給那裏的公眾和其他藝術家。”

西北師範大學美術學院院長王玉芳在鳴沙山寫生 攝影:劉鵬飛

Day3  魏晉墓、陽關舊址寫生

8月31日上午,藝術家集體參觀佛爺廟灣魏晉墓、陽關博物館,下午藝術家在敦煌-陽關舊址采風寫生。

藝術家參觀佛爺廟灣魏晉嘉峪關墓 攝影:劉鵬飛

藝術家參觀陽關博物館 攝影:劉鵬飛

陽關烽燧舊址 攝影:劉鵬飛

陽關舊址 攝影:劉鵬飛 

“渭城朝雨浥輕塵,客舍青青柳色新,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這是唐代詩人王維的詩《送元二使安西》。8月31日,藝術家一行來到詩人筆下的陽關烽燧舊址采風寫生。

據當地人介紹,陽關周邊儘管都是戈壁灘和沙漠,綠洲裏面的水資源卻非常豐富,裏面有大大小小類似湖泊一樣的水源,這些水源都來自於雪山。在遙遠天邊戈壁灘的盡頭,就是阿爾金山。阿爾金山與祁連山相連,而以當金山為界點分開。古代時期3500米以上終年積雪。

中外藝術家在陽關景區涼亭集體寫生 攝影:劉鵬飛

中國油畫學會理事、油畫家熊禮斌在陽關舊址前創作 攝影:劉鵬飛

由於陽關周邊地勢偏高,這裡便留下了許多古代的烽燧遺址,周邊豐富的烽燧遺址大小有20多個。中國油畫學會理事、油畫家熊禮斌便在此留下了一幅描繪陽關烽燧遺址的水彩畫。他在採訪中説:“我是研究西方油畫藝術的,這次來到敦煌,來到薈萃中西藝術元素和影響的瑰寶之地,回到民族文化的深處,觸發了我很多的思考。參觀過莫高窟之後,我發現西方的傳統繪畫和咱們敦煌的壁畫有許多異曲同工之妙,這也印證了中西藝術之間需要交流,文明之間需要互鑒。作為中國藝術家,還是要回到我們傳統文化的根脈裏去尋覓藝術的營養和啟發。就像此刻,我站在陽關古城的烽火臺前,仿佛可以看到古代的將士先輩們為了維護祖國領土完整,固守邊陲的景象,令人肅然起敬,我帶著一種敬仰的心情希望將它留到我的畫面裏。”

來自中國香港的年輕藝術家張海童在陽關舊址前寫生 攝影:劉鵬飛

來自中國香港的年輕藝術家張海童 攝影:馬博瀚

來自中國香港的年輕藝術家張海童説:“這次來敦煌,深刻感受到在古代,敦煌作為我們國家對外商貿和文化的集散中心,所承載的中西方文化、商貿交流的重要使命。它匯聚了五湖四海的人,通過往來的客群和文化的交流碰撞,産生出如此璀璨的文化,比如莫高窟,給我們後人留下了一筆寶貴的遺産。今天站在這片土地上,我們也正在做與前人相似的事情,我們也在尋求與世界的對話,期待了解世界不同國家和地區、地域的文化,當然,我們也期待世界了解中國。這次的對話活動,對我的藝術和思想有很大觸動,我也希望未來能作為中外文化交流的使者,將中國的藝術、自然風光和人文景觀傳播向世界。”

Day4  西千佛洞采風、交流分享

9月1日上午,中外藝術家集體參觀了敦煌博物館、西千佛洞。距離敦煌市區約35公里處,西千佛洞因位於敦煌莫高窟(俗稱“千佛洞”)之西而得名,它開鑿于黨河河岸的懸崖峭壁上,這裡也是敦煌藝術的重要組成部分。

中外藝術家參觀敦煌博物館 攝影:劉鵬飛

中外藝術家參觀敦煌博物館 攝影:劉鵬飛

中外藝術家參觀西千佛洞 攝影:岳鋒

中外藝術家參觀西千佛洞 攝影:劉鵬飛

藝術家在西千佛洞景區寫生 攝影:劉鵬飛

藝術家在黨河岸邊寫生 攝影:劉鵬飛

9月1日下午,藝術家在西千佛洞景區和黨河沿岸寫生創作。傍晚時分,中外藝術家在西千佛洞前舉行了寫生活動交流分享會。藝術家們帶著近幾天的寫生創作,分享了他們的感想和體會。

寫生活動交流分享會 攝影:劉鵬飛

西北師範大學美術學院教授、美術教育系主任白建濤在鳴沙山寫生 攝影:劉鵬飛

西北師範大學美術學院教授、美術教育系主任白建濤在鳴沙山寫生 攝影:劉鵬飛

西北師範大學美術學院教授、美術教育系主任白建濤説:“參與此次中外藝術家甘肅對話活動的過程中,面對西方藝術的參照和敦煌藝術的傳統,作為一名長期從事油畫創作的藝術家,我們不得不問自己一個問題,那就是我們如何看待西方的油畫傳統,又如何回看以敦煌藝術為代表的中國傳統藝術,中國傳統藝術和西方油畫本體的碰撞,在當代如何産生我們中國自己的新的繪畫藝術?我來過敦煌多次,不同年齡階段來看敦煌感受是不同的。剛開始可能是聽別人説好,自己感覺不到,慢慢通過認識的加深,逐漸會有感覺。我看到此次同行的日本年輕朋友畫了三危山,另外敦煌境內還有一座祁連山的支脈雪山。事實上,在中國古代,比如宋代山水、元代山水中大多描繪的是南方的山水,這也給我們今天的中國畫家提出了一個挑戰,如何通過描繪西部山水錶現出中國精神。”

西北師範大學美術學院副教授、繪畫係副主任李敦在莫高窟前寫生 攝影:劉鵬飛

西北師範大學美術學院副教授、繪畫係副主任李敦在寫生活動交流分享會上説:“此次活動,能與這麼多來自世界不同國家的年輕藝術家一起,共同領略敦煌的文化,對我是一次很好的學習和提升交流的機會。敦煌作為世界文化遺産,是甘肅的名片,也是中國的一張名片。在此次寫生采風的過程中,中國藝術家與外國藝術家一道,互相交流探討,彼此分享對各國藝術的認知,同時把自己對敦煌的感受訴諸於畫面,使我們得以看到如此豐富多樣的藝術表達。今天在西千佛洞,我運用水彩技法和水彩畫的繪畫語言,希望表現西千佛洞漫長歷史帶給我的感受,通過藝術語言表達我對它的一種審美體會。”

西北師範大學美術學院副教授薛艷麗(左)和西北師範大學美術學院辦公室主任、博士研究生王海強在莫高窟前寫生 攝影:劉鵬飛

西北師範大學美術學院副教授薛艷麗長期從事敦煌學專業的理論研究和教學工作,她在寫生活動交流分享會上説:“我對敦煌藝術的研究主要在理論研究方向,這次與國內知名藝術家和外國藝術家一起親臨敦煌、莫高窟等地參觀、學習、采風,收穫很大,與藝術家們的交流對我的工作也很有啟發。如何將敦煌藝術的技法研究與理論研究相結合,尋找學術發展的突破口,可能是接下來一段時間我要思考和進行的研究嘗試。”

南韓籍藝術家安鐘赫在黨河岸邊寫生 攝影:劉鵬飛

南韓籍藝術家安鐘赫在陽關遺址寫生  攝影:岳鋒

來自南韓,現就讀中國美術學院的南韓籍藝術家安鐘赫(An Jonghyeok)在他的作品裏留下了西千佛洞前黨河河岸峭壁的身影。他説:“我很喜歡敦煌的沙漠景觀,這裡的樹木和植物與中國其他地域相比有自己的特點。在莫高窟的洞窟裏,那裏的建築空間安排也非常有特色,這種空間樣式在南韓是找不到的。我選擇畫黨河沿岸的風光,首先因為這裡非常漂亮,無論從構圖上還是空間的打開度上都非常適合入畫。我希望用寫生和不那麼具象的藝術表現風格來表達這裡的山崖和風景給我帶來的感受。”

日本藝術家山仲可文在陽關景區寫生 攝影:岳鋒

日本藝術家山仲可文在黨河岸邊寫生 攝影:劉鵬飛

日本藝術家山仲可文現就讀于中國美術學院。他在接受採訪時説:“能參加這次中外青年藝術家甘肅對話活動非常開心。在飛機上,我就看到了大片的沙漠,覺得非常壯觀。來到敦煌,在莫高窟和一望無際的大漠裏,在古人的藝術和大自然面前感覺自己很渺小,中國西北一帶的地域風貌很容易讓人體會到自然的偉大。”

山仲可文繼續説道:“站在今天再回看絲綢之路,感覺古代的人們能從一個個微小的個體,慢慢匯聚,以集體的形式相互幫助互通有無,慢慢走出一條絲綢之路,真的很了不起。藝術上,我非常喜歡敦煌壁畫中飛天的形象。日本也是佛教大國,敦煌又是佛教藝術從印度引入中國的一個起點,後來日本又來向中國學習,學成後帶回日本形成了日本的佛教藝術體系。我希望借用‘飛天’這一形象表達我對這種文化之間互相影響、互相融匯的感受。”

 中國藝術家駱驍在寫生

 

中國藝術家駱驍在黨河岸邊寫生 攝影:劉鵬飛

中國藝術家駱驍在莫高窟九層塔前寫生 攝影:劉鵬飛

現就讀烏克蘭國立美術學院與建築學院藝術史論係博士研究生的青年藝術家駱驍説:“西方藝術在第一時間通常會給人帶來很強烈的視覺衝擊,西方的油畫藝術也常常被歸在藝術科學的範疇裏,對所要描繪的對象態度非常嚴謹,講究空間、結構、光影等,我們中國的藝術則更多有一種寫意的精神在裏邊,但什麼是意?以敦煌藝術為代表的中國傳統繪畫藝術來講,它更強調線條或寥寥數筆後所營造出的一種韻味。它包含了中國人的文化、哲學以及中國人的思想。從烏克蘭留學回來之後,重新看待敦煌藝術,加深了我對中國藝術這一層的體會。作為國家公派留學生,當時出國留學的目的也是為了促進中西文化的交流和理解。此次活動得以邀請這麼多外國留學生和藝術家前來,了解中國的藝術和文化,這為中外文化藝術的交流和中外青年藝術家、學者之間相互學習、彼此理解搭建了一座美好的友誼之橋。”

中國藝術家熊禮斌在寫生活動交流分享會上發言 攝影:劉鵬飛

西北師範大學美術學院院長王玉芳在寫生活動交流分享會上講話 攝影:劉鵬飛

 

西北師範大學美術學院院長王玉芳 攝影:馬博瀚

談及此次活動的初衷和意義,西北師範大學美術學院院長王玉芳表示:“作為第三屆‘一帶一路’百校結好藝術展的一個分項活動,本次活動首先是為貫徹甘肅省響應和推進國家‘一帶一路’文化倡議而設立的。其次,作為高校藝術學科發展來説,我們希望有更多國際層面的學術探討和藝術交流,這對我們自身的學科發展具有重大意義。近些年,國家一直在大力推動傳承和弘揚傳統文化,甘肅省作為華夏文明傳承創新區建設的主要省份之一,有著非常豐厚多元的文化資源,我們希望以這種藝術交流和藝術對話的形式,能夠更好地讓全世界不同的國家和地區,了解甘肅豐厚的藝術資源和多元的歷史傳統。再過一段時間,絲綢之路(敦煌)國際文化博覽會即將開幕,此次活動在當下的舉辦也具有特殊的意義,對於進一步傳承和弘揚敦煌藝術,傳承中華文明的美育精神均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和價值。”

中外藝術家交流 攝影:劉鵬飛

中國藝術家林金福與周有福交流 攝影:劉鵬飛

中外藝術家在莫高窟景區合影

中外藝術家在敦煌陽關舊址合影 攝影:馬博瀚

“‘一帶一路’百校結好藝術展寫生采風——中外青年藝術家甘肅對話”活動旨在通過藝術的語言,邀請來自不同國家的藝術家走進敦煌,透過藝術家的眼光和視角,捕捉和表現敦煌積澱千年的藝術之美。藝術家們在 5天的采風之旅中,深度感知、記錄、描繪敦煌的文化和自然景觀,親述他們對敦煌文化的感知體會,對標同一時期藝術家所在國文明、藝術發展的共性和個性;以藝術這一全人類共通的語言交流,實現中外藝術家的溝通和對話,加深對彼此文化的理解;借由藝術作品,展現中國開放、包容、和諧的國家文化形象,以文化交流促進旅遊發展,以旅遊深化對外宣傳,提升敦煌藝術和旅遊文化的國際影響力。

(文/臺馨遙  視頻/馬博瀚)

http://mp42.china.com.cn/video_tide/video/2022/9/10/20229101662803749554_463.mp4
日本黑人asian强行